統計與出版品

    友善列印 將另開新視窗
錯誤回報
回首頁

革新第六號(八十二年十二月)

站內搜尋
facebook分享
蜂毒

  

安奎

    用蜜蜂螫刺病人,治療風濕病、類風濕性關節炎、痛風等病,在古埃及、印度、敘利亞、古羅馬及中國民間醫學中,有悠久歷史。1888年維也納醫學周刊報導,奧地利醫師特爾其( F Tere )用蜂螫治療風濕病173個病例。科學性的研究,則始於十九世紀末期。1935年美國貝克( B .F.B eck )博士出版『 BEE Venom Therapy 蜂毒療法』,1941年蘇聯阿爾捷莫夫( N.M,Artemov )出版『蜂毒生理學作用和醫療應用』。此二書出版後,使蜂毒的研究引起科學家的興趣,1936年中國大陸開始研究。1950年代 Meumann Habermann  把蜜蜂蜂毒成份的生物活性分析出來。此期在德國、奧地利、英國、法國、瑞士、加拿大、美國、蘇聯、保加利亞等,都有專門的研究小組,針對蜂毒的成份及各種化合物入研究。( Banks & Shipolini ,1986

 

蜂毒的來源

   蜜蜂的螫針是產卵管特化而來,只在雌性的工蜂及王具有。蜂王的卵由產卵器的基部生殖孔產出。螫針後方有毒腺,蜂王的毒腺較工蜂長三倍,儲毒量多五倍,其成份也有差異(房柱,1986)。新羽化的成蜂毒量很少,隨日齡的增長毒量漸多,約15日齡時帶毒量為1-2亳克(乾毒量為0.10 ),18日齡後不再增加。工蜂毒腺的含毒量與其日齡有關,不同蜂種或不同蜂類的毒量及成份都不相同。

蜂毒的採收方法

   採收蜂毒在流蜜期後,以取老蜂蜂毒為主。

(一)原始取毒法(陳克利等,1988)

用鑷子夾工蜂胸部,使蜂螫濾紙、毒留紙上,用蒸餾水沖濾紙,蜂毒溶入水中。經乾燥後取得粉末狀蜂毒。取蜂毒量小、純淨。

(二)乙醚麻醉取毒法(陳克利等,1988)

工蜂放入盛少量乙醚的玻璃罐中,蜜蜂被麻醉而排毒。麻醉蜜蜂取、甦醒後繼續工作,蜂毒從乙醚中取。取蜂毒量、不純淨。

(三)電刺淚取毒法

以電流刺激取毒,有兩種電刺淚取毒器。一種使用脫脂棉取毒,一種使用玻璃皮取毒。

(1) 脫脂棉取毒器(陳克利等,1988):取毒器上方為柵狀電網,由絕緣木架纏銅絲(14號)串聯而成,下方為取毒盒,盒內置複寫用蠟紙、紙下放一層脫脂棉。銅絲接30伏電壓的電池,附調壓設備以調整電壓強弱。

取毒器放於蜂箱門口的起落板,工蜂出門時落網上,受電刺激螫針插入臘紙放出蜂毒。兩三分鐘後切斷電源,讓排毒後的蜜蜂飛走。停一段時間後重取毒工作,若工蜂減少可敲擊蜂箱,使老蜂外出排毒。脫脂棉上的蜂毒用溶劑取。

(2) 玻璃皮取毒器(宋、邵,1988):上方的柵狀電網用絕緣木架纏不銹鋼絲(14-16)串聯而成,下方平鋪尼龍網,尼龍網下為玻璃板。電網、尼龍網及玻璃板之間皆保持2亳米距離。採集 5 分鐘後換另外一箱蜜蜂繼續採毒,7000隻蜜蜂可採1克的蜂毒。留有蜂毒的玻璃板,平放在陰涼處通風,使蜂毒結成固體,用刀仔細刮下,裝瓶蜜封。

採毒時蜜蜂經電擊會放出警報費洛蒙,引起蜂群騷動,此時宜轉至其它蜂群取毒。蜂毒有強烈氣味會刺激呼吸器官,宜戴口罩工作。尼龍布及脂棉上沾有過多蜂毒時要更新,否則蜜蜂不肯螫刺。乾蜂毒要放在陰涼、乾燥避光處所存放。

蜂毒的特性及成份

  天然蜂毒是具有芳香氣味的透明液體、略帶淺黃色,味苦、呈酸性,p H 值5.0-5.5。比重為1.1313。含水量80-88%、室溫下容易乾燥,乾重為原量的30-40%。溶於水及酸,不溶於酒精。蜂毒溶液不穩定,乾蜂毒穩定性強。乾蜂毒加熱至攝氏100度,經過10天不發生變化,冷凍也不減毒性。乾蜂毒冷凍後,毒性可保持數年。蜂毒中的成份非常複雜,包括多肽類、酶類、非肽類。主要有效成份為蜂毒溶血肽、蜂毒神經肽、磷脂酶A、透明質酸酶、組織醚胺、多巴胺等。蜂毒中的各種成份隨齡期而有改變,蜂毒的生成受食物和季節影響。

(一) 多肽類

(1) 蜂毒溶血肽( Meluitin ):又稱蜂針素、蜂毒溶血素、蜂毒胺。是蜂毒中的主要活性物質約佔50%。分子量為2840。由26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胺類。可直接引起紅血球溶解。

(2) 蜂毒神經肽( Apamin : (蜂毒明胺、蜂毒神經毒、蜂毒素)佔2-3%。分子量為2035。由18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胺類。是一種很強的神經毒素。

(3) MCD- 肽( Mast cell degranulaging peptide ):佔2-3%。分子量為2593。由22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胺類。能使動物的肥大細胞脫粒,具有抗炎作用。

此外尚有心臟肽 (Cardiopep) 、含組織胺肽 (Histapeptid) 、賽卡平 (Secapin) 、托肽平 (Tertiapin) 、蜂毒溶血胺-F (Melittin-F) 、安度平拉 (Adolapin)

(二) 酶類有55種以上,重要的有

(1)       透明質酸酶 (Hyaluronidase) :佔2-3%。分子量為35000。生物活性很強,無直接毒性,能促使蜂毒成份在局部滲透及擴散。為動物性毒素中普遍存在的一種。

(2)          磷脂酶A2( PhospholipaseA2 ):佔12%。分子量為14500。由129個氨基酸組成。生物活性有強的間接溶血作用。

(3)          其它酶類:酸性磷酸脂酶、鹼性磷酸脂酶、 C3 C4 脂肪酶等。

(4)          酶抑制劑:為多價的蛋白酶酶、磷脂酶A 2 及各種活性多胺不被胃蛋白酶水解。

(三) 非肽類物質

(1) 組織醚胺( Histamine : 0.1-1.5%。

(2) 多肥醚胺( Dopamine )。

(3) 其它醚類:蜂毒中主要毒理作用由多肽和酶引起,胺類物質可能與蜂螫產生的疼痛有關。其它胺類有腐胺( Putrescic(Spermin) Spermidine 等。

(4) 其它有機物質:甘油、磷酸、蟻酸、脂肪酸、脂類、碳水化合物、及19種游離氨基酸。

生物學作用

  蜂毒的生物學作用,尚待努力研究。已知的效應以蜂毒溶血姲為主,列舉如下表:

醫藥的應用

  蜂毒在醫藥上的利用,有很大的潛力。美國的醫藥應用有兩方面,一為用於治療風濕及關節炎的疾病,一為治療蜂螫過敏( Witherell,1975 )。

表、蜂毒主要成份對某生物學效應(房柱,1986)

 

 

組織銨

蜂毒溶血肽

蜂毒神經肽

MC-

透明質酸酶

磷脂酶 A

對中樞神經系統影響

神經節阻滯作用

對神經冗肉傳導的影響

對血液凝固的影響

直接溶血作用

間接溶血作用

表面活性

細胞膜損害

組織醚釋放

對血液循環的影響

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

興奮垂體-腎上腺系統

抗炎作用

抗原活性

對平滑肌的影響

局部玫痛

小鼠腹腔注射的 LD50

( 亳克 / 公斤體重 )

 

+ +

+ +

+ +

+ +

>192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

+ +

+

+

+

4

+*

+ +

+

+ +

+

+ +

40

 

+

+ +

+

+

+

+ +

+

+

+

+

+ +

+

75

* 使肥大細胞脫粒

 

  許多國家有蜂毒醫藥製劑應世。如德國的蜂散痛( Apisarthron )、賦爾安平(Forapin) 、蜂毒素 (Apitoxina) ;澳洲的醫慢靈 (Immenin) ;捷克的真蜂素(Venapiolin) ;蘇聯的蜂毒靈 (Venapiolin) 、蜂福爾 (Apoiphor) 、立陶宛共和國的的風蜂特靈 (Apitrit) ;保加利亞的蜜蜂毒(Mellivenom) ;中國大陸的蜂毒針劑、蜂毒軟膏、蜂毒口含片,另有由連雲港蜜蜂醫療研究室與南京藥學院研製的風濕安 (Fengshian) (宋、,邵988;房柱,1986;孫、蔣,1980)。用於治療下列疾病。風濕病、類風濕性關節炎、神經痛和神經炎、心血管病、支氣管哮喘。

  蜂針療法( Apitherapy;Bee venom therapy )是直接拔取蜜蜂螫針,用來扎刺人體穴位的一種治病方法。東歐洲的一些國家應用比較普遍,美國的貝克及博得門 (Beck,1935;Broadman,1962) 撰寫出版的相關書籍,銷路甚佳 (Witherell ,1975;Banks&Shipolini,1986) 。中國大陸的房柱先生在此方面有數十年的研究及成就。據記載,一千七百多年前古羅馬醫學家蓋倫( Galen )記述蜂毒可作止痛等多種用途。西歐早期的封建帝國一查理曼帝國的創建者查理大帝和俄國沙皇伊凡雷帝,都曾應用蜂螫治療他們的痛風性關節炎(房柱,1986)。日本於1976年由養蜂新聞社發起,成立「日本蜂針療法研究會」,以促進養蜂事業和蜂針療法的發展。

  蜂毒在醫藥上應用,經中外傳統醫學的應用及研究,已有良好基礎。近代科學對蜂毒研究也有迅速的進展,如果能夠在醫藥上有更多的努力,必然能夠廣泛的被人們應用。此外,蜂針療法如能有系統的研究,獲得醫學界的普遍重視,未來的發展也有很大的潛力。

 


回上方 回上一頁
自97.04.21:6851
隱私權保護宣告/資訊安全政策宣告/網站資料開放宣告/本場位置
關閉